返回目錄

《迦勒底的黑發騎士王》

第四十六章、遠坂時臣

    【悠閱書城APP,免費看小說全網無廣告,IOS需海外蘋果ID下載】

    冬木市的公園并不多,考慮到環境和氛圍,遠坂時臣自然而然的選擇了綠化最好的。

    遙想當初,妻子葵和女兒櫻、凜都是最喜歡來這里了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間,因為冬木“不太平”,所以普羅大眾除了必要的時候,都不愿意離開家。這樣就導致了偌大一個公園里,只有孤零零的兩個大老爺們呆著。

    事實上,就概率來說,待在家里一樣危險,可是,這就好像鴕鳥理論一樣,把自己封閉在讓自己安心的小空間,雖然不能規避風險,至少能落個心里太平,否則惶惶不得終日,不等人家來害自己,自己就先把自己給嚇死了。

    燈光亮了,這說明,已經到了入夜時分。

    遠坂時臣坐在靠著路燈的長椅上,膝蓋上攤開一本書,平靜的眸子仔細閱讀著里面的內容。

    一開始只是想要打發時間,不過讀著讀著就被吸引,情不自禁的開始對里面的內容表示理解,并且根據自己的理論基礎,在腦海里跟這本書里的文字進行印證——這是一本描寫魔道發展的書,里面記錄了時鐘塔較為代表性的幾個家族里佼佼者所寫的各種論文,就性質而言,類似于論文合集之類的東西。

    現在時臣正在讀的,正是肯尼斯所寫的論文,他用降靈學為基礎,來嘗試從靈魂的角度闡述魔術的全新發展空間,雖然是個老命題,但內容卻很具有新意,讀起來很過癮。

    這種舊瓶裝新酒的論文,既有過去的經驗積累,讓人很好理解,也有年輕人特有的奇思妙想,大膽又富有創新。被這論文的深度深深吸引了,遠坂時臣一時間忘了時間,全神貫注的投入書本的世界。

    在他身邊,坐著一個大概二十歲的年輕人,身上穿著黑色的教會法衣,臉上不帶著任何表情,褐色的短發透出一種【無趣】的味道。

    這個組合:一邊是留著小胡子的中年人,氣質優雅,儀態端正,另一邊是面無表情的年輕人,平日里肯定會被碎碎念,一定會有人過來圍觀的,多虧了現在公園沒人啊!

    “呀,我遲到了。遠坂時臣……對吧?”

    八木雪齋的聲音姍姍來遲。雖然遠坂時臣還想繼續閱讀完這片論文,不過還是合上書本,起身對他點頭,并且主動向他伸手,邀請他握手。

    從輩分和地位上來說,遠坂時臣大了他不止一點半點,然而他還是愿意對這樣的小輩畢恭畢敬,可見他確實是那種嚴謹到有點迂腐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肯尼斯卿的從者,lancer是吧。肯尼斯卿沒有來嗎?”

    “嘛,御主他不是很方便啦!跟我談是一樣的啦!”

    “是么,這也是肯尼斯卿的意思么……確實是個謹慎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遠坂時臣理解似的點點頭:畢竟換位思考一下,自己如果被敵人這么三番兩次的邀請,肯定也會覺著有詐,不愿意過來也是情有可原的。

    八木雪齋是不太懂這個小胡子大叔到底在想什么,他今天是抱著找茬的心態來的。

    他的人生啊,一直都很不順。上學的時候,老師看不慣他這個性格。去了時鐘塔,貴族大人們看不起他這個鄉巴佬,來了迦勒底,所長又覺著他性格有問題,不嚴肅。因此,他的人生里充滿了其他人的斥責和敵意,最難過的是,他自己還始終處于必須裝孫子的地位,硬氣不起來。

    現在,終于輪到他飛揚跋扈了!

    然而看著遠坂時臣這樣低姿態,他反而不好說刻薄的話了,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,時臣這么畢恭畢敬,反而讓他不太好發飆。

    “所以,這應該是遠坂家第二次發出邀請了吧?是什么事情呢?”

    “是,只是作為冬木的管理者,有一些事情想要跟肯尼斯卿確認一下。遠坂家的靈脈遭到了不明人士的破壞,肯尼斯卿知道什么嗎?”

    “沒啊,沒聽他說起過。”

    八木雪齋一點都不虧心,破壞靈脈這件事,他確確實實【沒聽肯尼斯提起過】,因為這件事就是他干的。

    然而,他轉念一想,不對啊,那次不是被assassin偷襲了嗎?!assassin跟遠坂是聯手的,他沒道理不知道!

    于是他趕緊補充了一句:“那件事是我和caster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遠坂時臣點點頭,一點都沒有驚訝的樣子,看起來,他果然知道這件事。

    “那么,就是第二個問題,肯尼斯卿如果拿到了圣杯,準備如何使用呢?”

    這是遠坂時臣的第二個問題,也是今天他最想知道的問題。

    是的,這個才是他最想知道的。

    嚴格來說,遠坂時臣并沒有允諾給圣杯的愿望。他渴求的,是【圣杯降臨,打開通往世界外側的孔】這點。

    換言之,就算是肯尼斯許愿也沒關系,只要他允許遠坂時臣在一邊看著,屆時肯尼斯許愿,自己就可以趁機藉由【孔】來窺探世界外側了。

    這就是退而求其次。現在的遠坂時臣失去了archer和assassin,他已經不考慮自己能打贏的可能性了,那么就要盡可能的選擇成功率高的做法不是嗎?

    “肯尼斯卿對于圣杯的愿望啊……不太清楚,我們做從者也不會太過問,不過我可以負責的告訴你,肯尼斯卿對圣杯的欲望并不是很大,他只是渴求獲得圣杯戰爭勝利,給自己的履歷上增加一筆武勛。這才是主要的。以他的性格,大概會選擇要求魔道奧秘啊之類的東西吧?”

    八木雪齋真話里摻著推測,信口胡說。

    “這樣啊。”

    遠坂時臣心里默默推敲,覺著還是有可能跟肯尼斯卿達成共識,屆時通過讓出一些什么,說不好還能和肯尼斯卿同盟。

    畢竟,他也有所耳聞,肯尼斯卿最近在時鐘塔如日中天,為了擴大自己的勢力,肯定會盡可能的交好各方,到時候自己遠坂家族雖然偏僻,但好歹也是傳承許久的世家,給他提供一些幫助也是沒問題的。

    遠坂時臣安心下來,終于,問道了最后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“還有最后一個問題,那個被肯尼斯卿帶到旅館里的女孩子,雖然發色略有不同,但那應該是我的女兒,櫻。請問,肯尼斯卿帶她走,是有什么考慮嗎?”

    遠坂時臣的話讓八木雪齋一愣:你女兒?

    什么情況?

    為什么遠坂家的女兒在間桐家的宅子里?

    哦!說不好是世家,通家之好,讓女兒去玩的……

    不對啊,玩能玩到蟲子池里?

    能玩到自閉?

    這是什么新鮮玩法?過于鬼畜了吧!

    (我就是個變態,結果你比我變態多了啊?)

    八木雪齋眼神里不由得帶上一絲鄙視。

    http:///txt/102683/

    。_手機版閱讀網址:

    【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,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,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】
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